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公告 > 一线采风
从季节工到项目长
打印 2018-10-25 字体: [大] [中] [小]
  

    “行走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沼泽,为了布设小小的测量标志,测出一条精准的测线,完成好每一个项目,我愿用脚步丈量柴达木的每一寸土地。”这是李鹏玉QQ空间里写的一段话,朴实中透着坚韧。 

 

1  李鹏玉(右)现场指导队员施测合并.jpg 
                               李鹏玉(右)现场指导队员施测                                 李鹏玉(左)为季节工理发
 

  39岁的李鹏玉是装备服务处敦煌作业部的一名测量项目长,中等个头,身板结实,由于常年跑野外,在高原风吹日晒时间长了,李鹏玉的面颊赫红。初初跟他接触,淳朴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相处久了,总会被他工作上超乎寻常的热情与韧劲而感动。

 

  1998年8月,19岁的李鹏玉高中毕业,与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开启了打工生涯,跟着已经是“老物探”的舅舅,来到了青海柴达木盆地,干上了物探测量工作。外测作业一般3-4人一组,相互配合,边走边干,测点位,插旗子,埋土堆,一天下来,走个10多公里是常有的事儿,看似简单的活儿,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干起来却并不轻松,遇到山地、沼泽更是对身体极限的挑战。

 

  环境艰苦,生活单调,有时候一个项目还没结束,就常有人会离开,李鹏玉说,“当时想,干物探虽然苦一些,但是能按时领到工资,更重要的是,与物探人相处,让我感受到了平等与尊重。”就是这个朴素而单纯的想法,让李鹏玉留了下来,扎根高原,一干就是9年。

 

  9年时光的打磨,足以让一个年轻人成熟。“在物探队伍中,只要肯努力,就大有可为。”师傅的鼓励加上自己的勤奋,李鹏玉熟练掌握了不同型号的主力仪器操作、故障排除及常用软件的操作,成为了季节工中的佼佼者,岗位也从辅助工到仪器操作手,再到带组组长,学会了技术更懂得了责任与担当,李鹏玉带的组,干活儿又好又快,最多时一天完成了34.8公里的施测任务,是其他组工作量的2倍多。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2007年4月这一天,28岁的李鹏玉终身难忘。东方物探出台政策——为优秀季节工转变身份。李鹏玉凭借出众的实力赢得了这份幸运,自己的身份从农民工变成了一名正式的石油工人。问起当时的感受,李鹏玉感慨地说:“感觉像是中了大奖似的,真的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觉。”岗位来之不易,李鹏玉倍加珍惜,“人要懂得感恩,我要当好一名合格的石油工人,踏踏实实干好每一个项目,回报企业。”言语质朴,却发自肺腑。

 

  “李鹏玉干起活来不仅有股韧劲,还善于动脑筋、想办法、使巧劲。”老项目长陆志平评价说。2010年,英雄岭攻坚战拉开序幕,陆志平把李鹏玉要到了组里,有意给他压担子,将季节工现场管理的重任交给了他。

 

  英雄岭山大沟深,断崖峭壁林立,测量外业生产安全风险极大,李鹏玉不敢有半点儿马虎,开工前期,他把英雄岭的沟沟壑壑都跑了个遍,光是胶鞋就磨坏了10多双,只有做到心中有数,才能为所带作业小组选择最安全、最省劲的路线,给大家最贴切的安全提示、合理安排工作量,克服季节工的畏难情绪,从而保障安全生产。李鹏玉边干边琢磨,在英雄岭的3年磨砺间,他逐步向一名生产管理者迈进。

 

  2014年6月在甘森二维,李鹏玉首次担任了测量项目长,针对项目点位复测率高的问题,他认真分析原因,大胆提出了“先推路、后测量”的全新生产模式,实施后取得了“复测率由27%降为0”的可喜成果,不仅显著提高了生产效率,而且为地震队节省了人员和车辆成本,因为尝到了甜头,直到现在,2138队一直沿用“先推路、后测量”的生产模式。

 

  2016年3月,李鹏玉带领项目组运作那东二维,项目工区河网沼泽密布,测量生产阻力与困难大大超出预期。用李鹏玉的话说“这是近十年来干过的最艰苦的项目!”他坚持行走在测线的最前方,遇到沼泽水域,第一个带头跳进去,有时脚陷进过齐膝深的泥里,需要队友帮助才能拔出来,鞋子、裤子几乎每天都是湿的,风一吹,湿漉漉的裤腿裹在腿上,冰冷刺骨。项目中期,天气回暖,沼泽水域面积不断扩大,为加快施工进度,李鹏玉组织大家进行分区块生产,小搬家作战,有效提高了生产效率。

 

  担任项目长后,李鹏玉像当年老项目长对待自己一样,真心实意地对待季节工。他说:“管理不能只靠命令,必须要融入感情,以真心换真情。”每天晚饭后,李鹏玉都会来到季节工帐篷里,像朋友一样和他们聊聊天、拉拉家常,顺便了解生产生活需求,帮助他们代购日用品。为解决大家出工时间长,理发难的问题,李鹏玉专门买了一把电动理发器,当起了队员们的理发师。真挚的交流、贴心的帮助,让他很快就赢得了季节工的信任,“相互信任了,活儿干起来就顺畅多了。”李鹏玉坦然地说。

 

  出野外,啥情况都可能遇上,平常跟家里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问我在干啥,我总说“刚吃完饭或者看电视”,不想让她们担心。“说实在的,这些年对家里亏欠太多了”,他低着头说道,最长的一次连续出工11个月,2岁的女儿在电话中怎么都不肯喊爸爸,一旁的电视里播放《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的动画片时,女儿指着电视中的小头爸爸不断地喊:“爸爸,爸爸……”

 

  再过几天就是女儿三岁的生日了,他早早就想着要给女儿网购一套新衣服,本来还想给她买个洋娃娃,可妻子说她现在还小,动不动就会拔掉洋娃娃的头发或者胳膊,只好作罢。他笑着说道,“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父爱了,希望她以后能理解我。”

 

  在戈壁上捡石头是李鹏玉最喜欢的休闲方式,他曾经捡到一块质地极佳,半个拇指大的托帕石,这种石头晶莹剔透、寓意吉祥,他找匠人雕成佛像送给了妻子,算是对她的一片心意。

 

  再过3个月,李鹏玉从事物探测量行业就满20年了,20年如一日干一件事,只因有目标,有方向,便不觉苦累,甘之如饴。

 

  【撰稿、摄影:付文娟  费超】

2018-10-25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