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公告 > 一线采风
踏尽天涯找油人
打印 2018-10-25 字体: [大] [中] [小]
 图片外显图1.jpg

 

  塔克拉玛干是中国第一大沙漠、世界第二大流动性沙漠,号称“世界干极”“死亡之海”。在离外界500多公里的沙漠腹地,有一群候鸟般的物探人,为寻油找气,他们默默奉献,战风斗沙。

 

王京的工作是检查钻井生产视频,最多的时候他每晚要连续看300多个视频改.jpg 

                              视频检查员王京——王京的工作是检查钻井生产视频,最多的时候他每晚要连续看300多个视频。

 

  对于塔里木物探处2113队视频检查员王京来说,塔克拉玛干沙漠犹如天涯,天地相接,沙浪绵延。家住河北涿州的王京每年像候鸟般往返于内地与新疆。王京的工作是检查钻井生产视频,每天晚上10时,钻井组收工后,王京和另外5名视频员要把井监交回的1400多个视频倒入电脑,然后开始逐一检查。看完一个视频最多时需要3至4分钟,王京每天晚上要连续看300多个视频,最晚的一次看到了凌晨7时30分。“现在过的黑白颠倒了,有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就先睡一会,起来再接着看。”王京说。在视频组不大的帐篷里挤满了6台电脑,被员工戏称为“沙漠网吧。”

 

 何万秀每天要扛着2串11公斤重的检波器爬过一个又一个沙山改.jpg 

                                     放线工何万秀——何万秀每天要扛着2串11公斤重的检波器爬过一个又一个沙山。

 

  放线工何万秀,28岁,彝族,来自云南楚雄。秀气的脸庞、略显瘦小的身材让人怀疑她能否扛着2串11公斤重的检波器爬过一个又一个沙山。何万秀说,她已经在物探队干了4年放线工。4年前,她和老乡一起来到物探队,干过山地,也干过小沙漠,干大沙漠还是第一次。“沙漠里不刮风还挺好的,一刮风就很难干。”不善言辞的何万秀腼腆地笑笑。在放线的练兵场上,何万秀不仅自己认真练习,还给新来的同伴当起了“指导”,一边纠正同伴的放线动作,一边告诉他们检波器怎么插才能做到“平稳正直紧”。何万秀的普通话说的很流利,她还为不太会说普通话的员工当起了翻译。

 

 测绘专业出身的汪俊习惯用坐标丈量家到沙漠的距离改.jpg 

                                      测量计算员汪俊——测绘专业出身的汪俊习惯用坐标丈量家到沙漠的距离。

 

  2113队测量组计算员汪俊家住湖北黄冈,在谷歌地图上,黄冈到2113队塔克拉玛干沙漠营地的直线距离是3000多公里,26岁的汪俊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测绘专业的他习惯用坐标丈量家到沙漠的距离。汪俊负责室内计算、质量控制、检查野外记录等工作,人手紧张时,还要“客串”野外测量员。今年,汪俊第一次干沙漠,谈到沙漠里的工作感受,汪俊笑着说,沙漠里就是风多、风沙大,天天吃沙子。前两天,沙漠里刮了一场大风,帐篷的一角被吹出一个大洞,沙子呼呼往帐篷里灌。趁风沙停止的间隙,汪俊和同伴一起对帐篷进行抢修加固。

 

 张常友工作起来心细如发改.jpg 

                                          放线班长张常友——张常友有股生龙活虎的劲头,工作起来却心细如发。

 

  2113队放线班长张常友家在河北徐水,工作中,张常友有股生龙活虎的劲头,指挥卸线、指导练兵,宽阔的沙漠上,他不停的跑来跑去。面庞黝黑、身体壮实,看似粗糙的张常友一旦工作起来心细如发,每一道线的桩号是谁放的,他几乎随口就能说出。班组长是物探队里的“兵头将尾”,张常友不仅负责每天给放线工安排工作,还充当着质检员和培训师的角色,遇到图形摆放不规范的放线工,他就现场示范。参加工作26年的张常友常年奔波于徐水和库尔勒两地,这样的“双城生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看似壮硕的赵玉克,肩膀上贴满了止痛膏改.jpg 

                                         修理组长赵玉克——看似壮硕的赵玉克,肩膀上贴满了止痛膏。

 

  年近50的修理组组长赵玉克在找油路上奔波了近30年。赵玉克家住天津静海县,已经干了9年修理组长。看似壮硕的汉子肩膀上贴满了止痛膏。常年的摸爬滚打,练就了一身过硬的修理技术,说起修车的辛苦,赵玉克说风沙天是最难熬的,修完车往往是耳朵、鼻孔、嘴里都是沙子,虽然环境艰苦,天生乐观的赵玉克总能把艰辛的工作说得轻描淡写,偶尔不忘开个玩笑。苦中作乐,代表了物探人的群体性格。

 

  【撰稿、摄影:王健梅】


2018-10-25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