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公告 > 媒体之声
党旗高高飘扬在秋里塔格
打印 2021-10-29 字体: [大] [中] [小]
  10月26日,新疆拜城县克孜尔乡秋里塔格构造带,东方物探西南物探分公司山地一队的上千名山地物探人正在工区里忙碌着。他们承担的塔里木油田重点勘探项目——中秋西三维地震采集项目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戈壁、高山、风沙,飘扬的党旗映亮火红的工装、黝黑的面庞,上百名共产党员带领物探队员,远离家乡、不畏艰险,在黄羊和雄鹰都难以到达的秋里塔格留下一串串坚实的脚印——
 
  严伟——11个兄弟一个也不能少
 
  “物探工作就像给地层做CT。”山地一队党支部书记张亚荣说。通过人工震源激发,再用高精度、高灵敏度数字仪器接收地层反射信息,研究反射波在地层中的传播情况,查明地下地质构造。
 
  人工震源第一步,需要精准找到点位并做好标记。西南物探分公司测量工程中心测量班长严伟说,他们是探路先锋,更是排头兵。
 
  山地物探队员大多来自四川,攀爬能力强且吃苦耐劳,因常年在西部户外工作,黝黑的皮肤、干裂的嘴唇成了标配。严伟亦是如此。尘土飞扬的戈壁滩上,一顶迷彩遮阳帽、一副墨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摘下眼镜却是一双温和又害羞的眼睛。
 
  严伟所在的测量班共11个人,他是唯一的党员,面对急难险重,永远冲在最前面。
 
  金秋时节的秋里塔格,在游客眼中神奇壮美,在物探人眼中却充满艰险。山石经过风霜雨雪的洗礼,疏松脆弱,找到一个适合打牢钢钎拴保险绳的地方难上加难。“每个点位都是严格设计好的,管你是山脊还是沟壑,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严格按照设计要求将物理点放样到实地,做好标记。”严伟说。
 
  作为开路先锋,每个点位都要靠双脚蹚出一条路来,为后续工序扫清障碍。除了必备的仪器、标志物、干粮和水外,他们还必须备足保险绳、钢钎和睡袋,每人负重超过25公斤。
 
  在复杂山体施工,即便是经过了专业训练和严格考核,安全依然是严伟最操心的事。严伟用浓重的“川普”向记者讲述了一次难忘的经历。
 
  一个夏日下午,气温38摄氏度,突来的风沙迷了两名操作手的眼,打保险绳时不慎将绳子掉落山崖,被困半山腰。严伟得知后,立即组织救援。一捆保险绳400米长、50公斤重,救援队7个人扛了两捆,沿着脚印找了他们4个多小时。救援成功后,他们又坚持把当天的测量工作完成才回到营地,这时已是次日凌晨两点多。
 
  易辉——关键时刻上得去顶得住
 
  9月27日10时,在克孜尔水库边坐上直升机飞行十几分钟,记者来到群山深处的一个简易营地,见到了西南物探分公司钻井工程中心钻井组长易辉。44岁的易辉来自四川。党龄12年的他已在塔里木从事山地物探钻井工作11年,主要负责协调安排设备材料、生活物资和设备高陡搬迁,指挥直升机吊运。
 
  刚到项目时,易辉和队友就遭遇了整个秋里塔格构造带地形风险最高的部位——断崖和刀片山。有了直升机,施工效率、安全系数提高了很多,劳动强度也大大降低,但复杂的地貌、多变的天气、紧张的工期仍让他压力山大。去年9月到现在,他只在家里待了25天。他说,党员就是要在关键时刻上得去、顶得住!
 
  易辉浓眉,眼睛弯弯的,一副笑模样。出发前,他一再叮嘱记者,戴好安全帽,踩着他走过的地方慢慢走,不要用力抓山体……在直升机上看起来一道道不高的山脊,爬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易辉和队友们走出来的“路”呈“之”字形向上,只容得下一只脚,山体坡度超过70度。疏松的山体受不住力,走一步滑半步,不时有尘土和碎石屑从上面掉落,噼噼啪啪地敲打在安全帽上。爬到半山腰,记者的腿抖得厉害,下意识地去抓旁边的山体,却抓下来一把土,身体失去重心,幸亏易辉及时伸手保护。
 
  “重心放在腰和腿上,脚尽量往靠近山体的一侧踩,抓着我慢慢走,别往下看!”就这样,在易辉连扶带拽下,记者“狼狈”地爬到了山顶。
 
  站在山顶,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隆隆的钻机声。易辉对记者说,不敢和家人说他的工作,太苦太危险了。女儿很理解他,但每次临别仍会偷偷抹眼泪;母亲病危没能及时赶回和她道别,成为他最大的遗憾……说着说着,这个高大健壮的汉子眼圈红了。
 
  冯辉——顾不了家的“顾家”男人
 
  在复杂山地施工,同样感到恼火的还有负责铁马钻机作业的钻井班长、共产党员冯辉。
 
  9月27日15时,在戈壁滩上,冯辉和记者聊了起来。旁边不远处的“大家伙”正在队友的操作下快速旋转钻杆。
 
  “这是铁马钻机,适用于平坦地区打深井,开工到现在我们已经打了3000多口井。”冯辉说,“同样是钻井,和山地相比,我们在平坦地区打井也难哟!”这里不仅有戈壁,村庄和庄稼也多,还会不定时放水,再加上路窄、弯急、车多人多、地下情况复杂……一件件难事,愁得他直摇头:“想想都脑壳疼!”
 
  “就拿农田来说,测线时庄稼还没长,等我们要打井了,庄稼长高了,把井位都盖住了,只能请测量队来一起找,结果有时找井时间比打井时间还长。”
 
  常年风吹日晒,80后冯辉虽然看上去比同龄人显老,却有着挺拔的身姿和洪亮的嗓门。一问才知道,他曾是一位装甲步兵。在从事物探工作父亲的影响下,退伍后他也干起了物探,2003年第一次从四川南充来到新疆,从此和新疆结下了不解之缘。
 
  冯辉很少能照顾家。妻子满凤梅是位列车员,虽然线路是成都到乌鲁木齐,但夫妻俩没有一次在新疆见过面,一年到头团聚时间不到两个月。上初中的女儿正是学习爬坡的关键期,只能交给岳父岳母照看。
 
  “每次回家,我都把时间留给家人,一日三餐、洗衣擦地、接送女儿我全包。这可比打麻将有意思多了!”
 
  19时,太阳依然高挂,秋里塔格山笼罩着一层金色,冯辉和伙伴们还在忙碌着……
 
 
    (刘爽 尹静 陈帅企)
 
   《中国石油报》2021-10-28
2021-10-29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