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公告 > 媒体之声
3700米之上
打印 2020-05-19 字体: [大] [中] [小]

图为物探队员背负钻机转移到下一个施工地点。
 
  爬,不停地往上爬。
  山风凛冽,风声盖住了喘息声,贴在近90度的崖壁上,大半个身子暴露在外,一侧目,便是百米深的山崖。
  5月2日,记者和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二队的物探队员们,经过8个小时的攀爬,来到他们承担采集任务的依北二维地震勘探项目二号营地。
  依北二维地震勘探项目位于天山南麓,海拔3700余米雪线之上。登山路程漫长,每段路程都有各自的艰难。山路凶险、山崖陡立、碎石路滑,我们不得不如同返祖的猿类一般,手脚并用,维持平衡。
  爬到一半,每走一步脚下都钻心地疼,想坐下来放松一下发抖的双腿,却发现根本找不到能立足的地方。最后,记者只能跪到坑洼的地方,用这种奇怪的姿势休息片刻。山高坡陡,记者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口气,羡慕地看着物探队员们快速从身边经过。
  “这里本来就没有路,别松懈,一直往上爬就对了。”机组组长武俊辉对记者说。因为要检查钻机受损情况,武俊辉已经连续3天上下往返,鞋都磨坏一双了。
  经历众多“生不如死”的时刻,记者一行终于到达二号营地。3700余米海拔所带来的高原反应则是另一种“磨难”:胸闷,喘不上气,抬头都费劲。
  上山途中,我们遇到了另一组物探队员。他们正弓着背,踩着散落在山坡上的积雪,背着钻机设备移动至下一个井位。物探队员高文康气喘吁吁地说:“我们登山都是经过培训和考核的,而且有保险绳,否则在这布满碎石的陡坡上走,掉下去估计都得等个一分钟才能听到响儿。”他抬起头,因高原反应而充血的眼睛和龟裂的嘴唇同时弯了弯,算是完成了个微笑动作……
  高原反应不仅在物探队员身上烙下印记,对钻机设备也毫不留情。3700余米的山之巅,设备也“缺氧”,马达转速不足,钻机动力不够。“原来一口井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现在要5个多小时。目前这84口井,如果天气不添乱,差不多半个月才能完成。”机组操作手寇光磊抱怨道。
  海拔高处的风又干又冽,吹到脸上刮得生疼,嘴唇很快就龟裂了。高反、寒冷、陡坡,这些在物探队员看来都不是事。“冷倒没啥,一干起活来就暖和了。就怕大风,我们没办法生火做饭,吃不饱就没力气干活……”队员高志豪说。雪线上的山风凶猛、狂躁,一言不合便掀翻营地的帐篷,大家只能冒着寒风啃馕饼或馍馍。
  雪飞落、风刮面。在南天山3700余米的雪线之上,石油人正向地下的油藏宣战,锐不可当,奋勇向前……
 
    (实习记者 张镭馨 通讯员 冯晓斌)

 

    《中国石油报》2020-05-19

2020-05-19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