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新闻公告 > 媒体之声
秋里塔格山地玫瑰
打印 2019-05-22 字体: [大] [中] [小]
  山地物探苦,山地物探累,但物探不是汉子们的专利。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里木盆地秋里塔格构造带的群山沟壑中,有一群女人,她们远离家乡,与物探硬汉们并肩作战。她们管得了施工,下得了药柱,爬得起高山,做一手好饭。她们像带刺的玫瑰,美丽又顽强,柔情又坚韧。岁月孤行,天地为伴,她们是山地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她们是山地物探人背后最温暖的港湾。
  本期,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山地玫瑰的坚韧与柔情。同时,更多精彩图片和视频可扫描右方中国石油报微信和抖音二维码。
  “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
  姓名:刘长芬
  职务: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物探经理部 第四钻井工程队AZ-16钻井组机长
  特长:管理套路让人服
  画像:严厉的管理者爱美的“铁娘子”
  刘长芬啥都不怕,就怕别人说她没文化。
  上到小学3年级,刘长芬就被母亲叫回家帮着干农活了。“只要不去上学,妈妈就给买一块漂亮的纱巾。”40多年过去了,没读完书这个心结始终埋在刘长芬心里:“直到现在有人说我没文化,我都会很难受。”
  尽管如此,刘长芬管起员工来,却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她管着队里三十几个汉子,每个人都很服她。
  今年2月,刘长芬来到东方物探西南物探分公司山地物探经理部第四钻井工程队担任4Z-16钻井组机长。在其他队里,女员工只需负责后勤这一块工作,但刘长芬除了要负责队员们的一日三餐,还负责人员管理、任务分配、物资调度等管理工作。这对刘长芬来说都不是事儿:“我一个人能做两大桌人的饭,麻溜!”
  刘长芬是村里第一个出来挣钱的女人。2006年,41岁的刘长芬主动出来支持爱人陈华树的工作。陈华树是一名钻井工,凭借优秀的技术当上了钻井机长。“我看他要一边钻井还要一边管理工人,就想出来帮帮他。”刘长芬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乐山话,语速是常人的两倍。没想到这一帮,刘长芬就“篡”了权,当上了钻井机长。
  刘长芬形容自己是男人一样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遇到任何事情都想去闯一下、试一下。她不怕跟工人争得面红耳赤,遇到原则性问题绝不妥协。她给工人们立了一条规矩:不准在陡崖下面躲雨,违反规定的必须受到批评和惩罚。因为在山地钻井,一旦下雨很容易发洪水,陡崖下躲雨很危险。
  为了防止工人偷懒,刘长芬制定了严格的惩罚制度,一不做二不休:偷懒不上工的,扣两日工资,睡懒觉的罚50元钱,乱倒剩饭的罚20元。刘长芬还专门任命了一名监督员,负责监督进山干活的工人,以防出现有人干活有人偷懒的情况。
  严厉归严厉,真正批评起工人来,刘长芬又有一套自己的原则:点到为止、留有余地。“都是大男人,谁都有自尊心。”但每次给完了下马威,刘长芬都会去关心挨骂的工人,买点水果,炒几个好菜。
  物探工作危险、辛苦、寂寞,钻井工的流动性很大。为了留住能干的工人,刘长芬每年都会带着礼物到工人家里慰问。对于不服从管理的,坚决辞退。有人开玩笑说刘长芬是山地“铁娘子”。
  铁娘子也会流泪。有一次,队里一个工人进山送饭迷路了,直到下午都没有回到营地。刘长芬立刻派了十几个人分头去找。晚上,送饭的人终于找到了,但找人的人又失踪了一个,急得刘长芬一整晚没合眼。第二天一大早,刘长芬远远地看到走失的工人向营地走来,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她啥也没说,立马去煮饭、热牛奶,让工人在帐篷里休息了一天。
  5月4日,山地物探经理部给刘长芬准备了个惊喜。经理部党委书记杨镇带队,到刘长芬所在营地,为她颁发了“最美山地人”的奖状。她是在今年3000多个季节性用工中选出来的10个人之一。
  刘长芬虽然没有读完书,但是她一直记着村里的一句话:“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本报记者 廖秋雯 刘爽 通讯员 尹静)
 
 
爱美的“铁娘子”刘长芬。 尹静 摄
刘长芬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文化知识。尹静 摄
  “想来妈妈工作的地方看看吗?”
  姓名:唐舒
  职务: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物探经理部 第四民爆工程队下药班长
  特长:制作药包
  画像:女汉子贤惠的妻子温柔的母亲
  5月的塔里木盆地秋里塔格构造带,风沙肆虐。“五一”劳动节这天一大早,唐舒穿戴好劳动防护用品,利落地背上下药作业工具,迎着沙尘,和班组的工友们进山了。
  作为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第四民爆工程队为数不多的女下药班长,唐舒每天的工作,就是将定量的震源药柱下到钻井工序打好的井里,为下一步放炮作业做准备。由于线长、点多,还要在沟壑林立的山岭中穿越,这对唐舒的体能来说是极大的考验。
  风沙一个劲地吹,唐舒眯着眼,皱紧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能因为我,耽误了下药作业的进度。”根据国家对民爆物品的管理规定,当日出库未使用完的民爆物品必须在规定时间清理退库,不得私自留存。
  拍摄工序视频、制作药包、装填药柱、记班报……唐舒一气呵成。“她的下药手艺在整个队伍里是最好的,视频记录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采访中,队长马黎明说,“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下药工可没那么容易,必须考取公安机关颁发的《爆破作业人员许可证》才能上岗。”
  中午,秋里塔格的山里突然下起雨来,不一会儿,雨水就积成一股股洪流从山上奔泻而下。山地物探作业最怕的就是下雨。唐舒开始担心起来,因为与她同队的爱人巩勇,此刻正在最危险的A类山体区工作。那里几乎都是陡崖,加上秋里塔格山体松软,很容易踏空。虽然知道一下雨就会停工,唐舒还是第一时间在山里找信号联络爱人。
  2015年俩人结婚后,巩勇就到库车第四民爆工程队从事涉爆作业。今年2月,女儿满3岁,唐舒决定到新疆找巩勇,和他一起工作。“在家里很不放心,两个人在一起要好一点。”
  在四川德阳生活的唐舒,刚到秋里塔格就傻了眼:“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太荒凉了。”刚来时,唐舒非常不适应,背着炸药进山,腿控制不住地抖。考虑到安全及体能方面的实际情况,唐舒最终被安排在难度较小的C区工作。经过第四民爆工程队的专门培训,唐舒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
  除了每天盼着和爱人在营地团聚,唐舒最惦记的事还有给远在老家的女儿打电话。每天晚上收工后,唐舒和爱人都会和女儿视频通话。
  “果果!”
  “妈妈!”电话里传来女儿清脆的声音。
  “给妈妈唱首歌好不好?”
  “好,我今天刚学了一首新歌。”女儿咿咿呀呀地唱着,唐舒对着电话一个劲地笑。
  “巩雪涵,我是爸爸,你唱的是啥嘛!”巩勇突然插了一句。
  女儿沉默了。
  “果果,来跟爸爸说句话!”
  “不要!”
  唐舒接过电话:“果果,你想来妈妈工作的地方看看吗?”
  “想!”
  “你想坐飞机来吗?”
  “不,我要坐火车。”女儿想了想又说,“不,我要坐汽车,还是坐马车吧……”唐舒和女儿笑成一团。
  爱人低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巩勇从女儿刚出生就一直在外打工,陪伴孩子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12个月。(记者 廖秋雯 刘爽 通讯员 冯晓斌 何帅兵)
  从工地回到营地,唐舒第一件事就是到下药组副组长李军那上交当日工作班报。冯晓斌 摄
  面对镜头,唐舒害羞地捂住脸庞。冯晓斌 摄
  “帮我给孙女投个票!”
  姓名:武恩群
  职务: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山地物探经理部 第四钻井工程队后勤
  特长:做川菜
  画像:憨厚的大姐 慈祥的奶奶
  4月29日12时,武恩群和另外一个姐妹麻利地把刚做好的一大桶饭菜打包装好。“他们在山上干的都是体力活,不吃饱了没得力气噻!”
  武恩群口中的他们,是东方物探西南分公司第四钻井工程队的队员们。今天是他们进山的第七天。队员们要搬运上百公斤的钻机,在垂直距离几十米至上百米形如刀背的峭壁上打出一口口井,为下一道工序——民爆队的下药及放炮施工做准备。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是塔里木盆地亚丹地貌特有的刀削般的红褐色群山。“你能看到他们才怪喽,背饭的人用最快的速度爬过去也要3个多小时!”送饭的队员出发了,身上背的是山里兄弟们的晚饭:米饭、泡菜、蒜泥白肉。
  54岁的武恩群是四川雅安芦山人,圆圆的脸庞在风沙和烈日的洗礼下黑里透着红,长发梳成马尾辫束在黑色棒球帽里,红工装外印有“中国鸡精十强企业”的广告围裙穿得当当正正。
  当年那场大地震把她家的房子震塌了,重建家园需要钱,2015年中国石油的物探队在招工,她就和几个老乡一块告别巴山蜀水,来到了塔里木。“政府给了我们贴息贷款,但不能总靠别人,得打工、得赚钱。”
  刚到秋里塔格,一场沙尘暴给她来了个下马威。“男人们都出工了,就我一个人在帐篷里,风大的呦,帐篷马上要被吹跑了,我就一边抱着帐篷架子一边哭,心里想,我做啥子(方言,做什么)要来这么个地方。”
  心里虽然无数次起了回去的念头,但她没有一次真的回去。“中国石油按时发工资,从不拖欠,领导们也老惦记着我们。你看,这是今年发的第二套工服了。我们在这干巴适得很!再说,跟山上的男人们比,我吃这点苦算啥子哟!”
  武恩群做得一手好川菜,队上的人都爱吃。这让她特别有成就感。“他们爱吃,我就高兴,顿顿都得有肉,要不男人们哪来的力气爬山,身上还背着那么沉的东西。”
  只要山地物探经理部进塔里秋格,武恩群都会来,今年还把儿子带来了。“他在T2航站楼工作。”武恩群自豪地介绍。“T2航站楼”其实是一个简易的直升机物资吊运点。为了提高物资调运效率、减少在深山中的人抬肩扛,山地物探经理部今年启用了直升机,先把施工设备和生活物资吊运至群山沟壑中的指定位置,再由人一点点搬运到一个个施工地点。
  母子俩出来打工,把丈夫、儿媳和小孙女留在了四川老家。想孙女的时候,武恩群就掏出手机看看儿媳发的朋友圈。这几天,小孙女的幼儿园举办小小金牌主持人评选活动,无人区时断时续的手机信号可把她急坏了,每天为了给小孙女投票,要翻过好几个陡坡,走出好远,找信号。
  武大姐带着记者找到了微弱信号,抓紧时间互加了微信。
  临走时,她一边挥手一边喊:“记者同志,帮我给孙女投个票!”(本报记者 刘爽 廖秋雯 通讯员 尹静)
  武大姐的“温暖牌”馒头出锅了。吕殿杰 摄
  采访结束,记者和武大姐握手互道珍重,大姐的手粗糙而有力。吕殿杰 摄
  -编后——
  女子本弱,为妻则强,为母则强。在东秋2、中秋6三维地震勘探项目,像刘长芬、武恩群、唐舒这样的女工还有400多名。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为了给孩子和家人更好的生活,她们奋战在找油找气第一线。
  向奋战在石油一线的女工们致敬!
 
    《中国石油报》2019-05-22
2019-05-22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