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企业文化 > 先锋故事
难忘的海外第一仗
打印 2018-11-14 字体: [大] [中] [小]

1994年的1213日,在中国的石油物探史上,发生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在厄瓜多尔的密林深处,在亚马逊河畔的一个营地上,升起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一向寂静的营地突然之间热闹起来。时任物探局地调一处副处长的王铁军,率领中国石油勘探9401队的31名中方队员、200多名当地雇员在这里安营扎寨。王铁军望着这陌生的热带雨林,看着这些同样茫然的战友,感到了肩膀上象压了铅块一样沉重。

李:这是物探局外事处处长徐文荣等奔走推动,经过千迴百转,才签订的第一个海外合同。当“中国石油”的大标牌挂在营地门口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心里都清楚,从现在起,他们所代表的已经超过了他们自己,这个项目只能成功。

:在王铁军的指挥下,踏勘工区、整修营地、安装设备、调试仪器、招工服务,一切都在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大家行色匆匆,难言欢笑,把身处异国他乡的新奇与激动压在心里,面对着未知的雨林,又是第一次执行国际合同,说实在的,谁的心里都没底。

9401队的队长是曹志刚。这个白白细细的小伙子带人最先走进了热带雨林。那是一个深邃而神秘莫测的世界。潮湿的空气将人包裹得稀里哗啦,攥起拳头就能握出水来。树木层层叠叠、高高矮矮、粗粗细细,藤蔓密密麻麻、黄黄绿绿、横七竖八。走进雨林,认不清早上还是傍晚,也辨不清南北东西。森林里静得出奇,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偶尔,几声清脆的鸟鸣,更增添了几分瘆人的恐惧。

不管前面是什么,都要闯进去。这是曹志刚这些天反复跟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天刚蒙蒙亮,测量工程师淳晖、单国玫、许爱功和郭海洋带领4个测量组150名厄瓜多尔雇员,闯进了密林深处。

茂密的树林,高不可测,杂草丛生,无路可寻。头顶是遮天蔽日的枝叶,脚下是烂泥一样的沼泽,走一步都很难。这里地面起伏很大,一个50米的炮间距离高差可达10米。森林里不断有野兽出没,他们要随时留意的攻击。河里有大大小小的鳄鱼,成群的毒虫天上飞地上爬的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吃的就更差了。在森林里作业,每个测量组都配备了厨房,每个厨师要做十几个人的饭,找来的柴火都是潮湿的,生不着火。饭做好了,每天都是米饭煮豆子。一周运来一次肉,天热路远,不是臭了,就是风干了,咬都咬不动。

艰苦的环境和工作,让当地雇员受不了了。分散在测线上的各作业组不断反映,雇请的当地民工有的应征入伍了,有的提出回家,有的就干脆不辞而别。项目进展得很不顺利,生产中的问题按下葫芦起来瓢,个个都是棘手的事。

春节临近,王铁军、曹志刚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李: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突然的一天早上醒来一看,他们发现厄瓜多尔军队的大炮就架在营地门口,大家这才明白,战争爆发了。

从雇员的嘴里,王铁军了解到,作战的双方是秘鲁和厄瓜多尔。秘鲁军队攻击的目标之一就是他们作业的工区。这里是厄方能源供应基地。保护石油,厄瓜多尔派来了军队。

王铁军紧急召集中方人员,宣布了几条纪律:“任何人不得与厄方军人合影,不得靠近或摆弄军用器械,不得擅自离开营地!我们只是作业者,我们只从事公司行为!”他挥动着大手,字字铿锵,斩钉截铁。

王:战争的恐怖阴云瞬时笼罩着整个工区。9401队的全体队员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

蔡:“你们要走吗?”油公司监督私下问曹志刚。

对此,曹志刚无法回答。他想,要走谁也拉不住,合同规定,战争系不可抗力因素,中国人因为战争拔腿就走,谁都无话可说。可一走,合同就要终止,煮熟的鸭子就可能要飞掉。不走,若战争持续下去,谁都无话可说。可一走,合同说要终止,煮熟的鸭子就可能要飞掉。不走,若战争持续下去,无法施工,加上物价上涨,项目肯定要赔钱。

“我们的去留,由组织决定。”曹志刚心口如一。

是啊,不管千难万险,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都听从组织的安排。这就是我们有军队一样的纪律和作风。战争在继续。中国人没有走,厄方油公司感受到了中国公司的勇敢与坚强,体会到了他们的诚实和自信,领略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公司的风度和实力。

战争的阴云笼罩了整整三个月。到1995414日,9401队重整旗鼓,31名中方专家和600多名厄方雇员憋足劲,再次扑向雨林。

他们拚上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拚命。

9401队副经理曾庆平病了,背上生了毒疮。开始,他没在意,热带雨林,蚊虫叮咬,溃烂生疮,每天,在每个人身上都在发生着。

可这次他背上的肿块越来越大、开始溃烂。他疼痛难忍,又发起了高烧。领导让他去首都治病,被他拒绝了,他知道这是施工的关键时刻啊,他咬牙坚持着,一天、两天、三天,528日这天,曾庆平刚爬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一不注意,碰到了背上的腐肉,一阵撕裂般地剧痛,让他当即昏了过去。

王铁军和曹志刚下了命令,到首都基多,用直升机接来最好的专家为曾庆平看病。

王:飞机连夜起飞,半夜时分,专家打着手电为曾庆平检查,发现他的毒疮已经烂成大洞,而且,里面还生了许多小虫子。

这个专家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病人,烂这么大一块肉,他竟然还在工作着!他当即决定立即手术。

李:就这样,在南美亚马逊河热带雨林的原始森林里,在寂静的深夜中,借着手电的微弱光亮,专家为一位中国石油人举起了手术刀。因为毒疮靠近脊椎,为了防止瘫痪,不能打麻药,曾庆平只有咬紧牙关,任大夫一刀一刀挖去腐肉,敷上药膏,他一声没吭。

这一幕,让在场的许多人流下了热泪。

到收工时,9401队完成地震测线950公里。可谁能知道,为了这950公里,31名中方队员几乎把命都拼上了。

99月。一轮圆月早早来到9401队营地,好奇地望着忙碌了一天的人们;

蔡:“又是九月九,重阳节,难聚首,(合)他乡的人儿,奔波在外头…”

2018-11-14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