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 > 企业文化 > 先锋故事
艰难创业在苏丹
打印 2018-11-14 字体: [大] [中] [小]

       苏丹位于非洲东北部,红海沿岸。那里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却贫穷落后;那里交通不便,环境恶劣,让人望而生畏 ;那里疾病肆虐,战火不断,被联合国誉为“极度危险地带”。1997年,随着中石油的一声令下,87名物探人,义无返顾地踏上了这片土地。

       他们承担的是中石油进入苏丹的首期项目,属于亮相之作,意义非同小可。工区位于黑格里,那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野,没有一条象样的路,没有一处干净的水,蚊虫成群结队,巨蟒毒蛇神出鬼没。队员们每天喝的是发红的井水,吃的只有土豆和洋葱,盖着隔三差五被暴雨冲湿的被子,顶着50多度的高温,艰难施工,顽强挺进。就这样,三个月后,首战赢得开门红。

在苏丹,由于政府军与反政府军长年内战,社会局势动荡不安,武装冲突、恐怖袭击,宗教争斗、绑架枪杀,层出不穷。

为保证物探队的安全,苏丹政府专门安排了军队负责安保工作。营地内外,层层士兵把守,每次施工,士兵端着冲锋枪、架着火箭炮在前面开路。战争的恐怖阴影,就如同荒原上疯长的杂草,紧紧缠绕着物探队员们。

那是2001年的一天, 9711队执行3/7区块地震勘探任务。在40多名政府军的保护下,队长朱青勋带着他的2位队员去踏勘。刚到河边,就听“哒哒哒……”枪声四起,火光冲天,几百名反政府武装人员,好像从天而降,对着政府军疯狂扫射。

政府军奋力反击,枪炮声震耳欲聋。在一名军官的带领下,朱青勋他们3人借着枯草掩藏身形,连滚带爬,逃往不远处的树林。一路上,子弹嗖嗖从头顶呼啸而过,炮弹轰隆隆在地上爆炸开来,土块儿杂草一片纷飞,不远处,身中数枪的政府军一个个倒下。

逃进树林,几个人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等枪声稀疏些,他们顾不得满地碎石和蒺藜,仓惶爬回了营地。

经此一战,项目被迫中断。几个月后,条件允许,死里逃生的朱青勋率队又回到这里,继续完成着艰巨的任务。2年后,在这个区块,发现了迄今为止苏丹最大的油田——法路甲油田,为苏丹的石油勘探开发掀开新的篇章。

2005年,苏丹签署和平协议,内战停止,国内安全环境得到较大改善。与此同时,BGP“能吃苦,擅攻坚,敢担当”的牌子也在业界叫响。

2007年,9721队承担了苏丹最难的勘探项目——阿拉伯河以南过渡带项目,这里地形混杂,河流、湖泊、密林、沼泽纵横交错,没有过渡带施工经验的9721队,克服重重困难,总算把项目推动,谁料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又把他们折腾得人仰马翻。

那天,施工进入半沼泽地带。采集队员马玉超正在车上干活,突然,他觉得天一下子就暗了,抬头一看,天啊,头顶上一大片黑漆漆、密麻麻的杀人蜂正劈头盖脸地扑来。马玉超哪见过这情景,顿时吓呆了。几个当地人反应快,“扑通,扑通”跳进水里。等头上、脸上被狠狠蛰了几口,马玉超和其它40多名队员才反应过来,顾不得沼泽是深是浅仓皇跳下水去。

这些毒马蜂不依不饶,追着落水而逃的人群。大家赶紧脱下衣服,挥赶着杀人蜂,逃往岸边。可这齐腰深的水里又是泥又是草,想跑也跑不动啊。

更要命的是,马玉超在时跳水还踩到石头上,崴了脚,动不了了,他只好蜷缩在水里,用衣服包住头,听天由命了。

此时泥水的马玉超,尽管用衣服包住了头,可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脑袋上就爬满了杀人蜂,这些杀人蜂用长长的针,隔着衣服猛刺他的脸,无数细如针尖的蜂爪在他头上抓扯着。他想喊救命,可同事们一个个都在逃命,谁又能顾得上他呢?他的喉咙咕噜了两下,没有发出声音。他听着耳边巨大的嗡嗡声,心想:完了,头一次出国,我就要死在这,父母可怎么办呀?恐惧、委曲、绝望,让马玉超崩溃了。后来,救援的人用挖掘机的大车斗,把他铲出了沼泽。

混乱过后,队员们很快重整旗鼓,再入战场,并开始全年施工作业,拿下了项目,打破了“在苏丹干沼泽项目不可能”、“在雨季施工不可能”的业界传统,项目的HSE管理也被甲方誉为“成功的典范”。

2011年,南北苏丹正式分裂,各自为政。大规模的武装战争没有了,但种族纷争、部落冲突依然不断,严重影响着物探队的施工,极大地考验着物探人的智慧和能力。

2012年,NEEM-AZRAQ三维项目启动,这个项目甲方大尼罗公司早在2008年就开始酝酿但由于情况复杂一直没动工。

甲方安全总监担忧地对9731队的队长说,“Mr何,这项目你们行吗?“

身经百战的何锐爽朗一笑:“你放心,肯定没问题!”

话好说,事难做呀,何锐到了工区,才知道困难重重。工区位于米苏利亚部落,这个部落分为黑米苏利亚人和红米苏利亚人,咱们就简称黑米和红米,这黑米和红米有世仇,每年都会因为地盘之争发生冲突。项目启动后,因为对方的人进入本方区域,两部落的人是天天你抓我,我抓你,再加上当地雇员还无理由罢工,生产进度极其缓慢。

何锐想尽办法,联系部落中有权威的长老,为黑米和红米划出一条分界线,双方各让出1.5公里设为争议区。在雇员处理上,黑米区雇黑米人干活,红米区雇红米人干活,互不干扰。

工程总算进入正轨。可没过多久,更棘手的难题又出现了。

一天上午,一个红米人因为进入争议区施工,被黑米的巡逻车发现,黑米人不由分说就开枪射击。

这下,争议区双方都不能进了,这活儿怎么干?眼看雨季要到了,雨季一到根本无法施工,何锐急得直跺脚。

一次何锐在去市场的路上,看见当地人对扛着枪的士兵点头哈腰,看到这,何锐一下来了主意。他跑到军方基地,向司令借了200名士兵。当经过培训的士兵踏入争议区,黑米红米终于都没了动静。项目提前半个月漂漂亮亮地完工了!

以往,无论物探队做出怎样的成绩,大尼罗公司都只是以口头或邮件方式表达认可。可这次,他们破天荒地制作了一块奖牌,颁给9731队,称赞他们是一支“无比神奇的”队伍。

就这样,在苏丹这个贫穷落后、战争不断的非洲国家,BGP凭借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攻坚啃硬的气魄、敢为人先的勇气,在苏丹成功的站稳了脚跟.

2018-11-14 来源: 责任编辑: